赵清华总领事接受瑞士《洞见》报采访
2020/07/07
 

  2020年7月6日,瑞士主流大众媒体《洞见》报(Blick)刊登总编多勒和国际版主编费尔德对驻苏黎世兼驻列支敦士登公国总领事赵清华的专访。采访全文如下:

  问:总领事先生,您认为新冠病毒来自哪里?

  答:我相信通过系统发育研究,科学界总有一天会找到答案,如同探究爱滋(HIV)、非典(Sars)、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等病毒的起源一样。

  问:有人说新冠病毒是从武汉某个实验室泄露的。您怎么看?

  答:您是说实验室利用基因工程技术把已知的冠状病毒改造成有致病力、可传染人的病毒吗?全球顶尖科学家迄今都认为这不可能实现,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的基因结构不是设计出来的。

  问: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把新冠病毒归咎于中国,并要求中国赔付巨额损失。贵国会赔偿吗?

  答:要求中国对其它国家疫情承担责任并进行赔偿是无稽之谈。美国总统应抓紧时间履行好自己的防控职责。

  问:欧洲国家也有批评的声音,指出中国阻遏新冠病毒蔓延不够坚决,虽然对武汉实行了封城,但仍允许中国公民飞往欧洲?

  答:中国尽全力遏制疫情蔓延,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在疫情出现初期,难以对形势做出精准的判断,特别是在人们对病毒特征尚不了解的情况下。直到今天,不同国家采取的防控策略依然千差万别,有的完全停摆,有的照旧运转、该咋生活咋生活。许多人都是事后诸葛亮。

  问:李文亮医生很早就对这一病毒发出了警告,为什么他被禁声了?

  答:《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对传染病疫情的报告、核实和发布等都有着严格的审批程序和规定。对所有人来说,当时新冠病毒都是一种未知病毒,地方管理部门做出的裁定也有些超出其认知范畴。有关部门后来向李医生的家属表达了歉意。

  问:中瑞两国在抗击疫情方面有哪些合作?

  答:当疫情在中国肆虐之时,瑞士联邦主席和外长分别致信习近平主席、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表达诚挚慰问并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向中方提供了防疫物资,瑞士在华企业对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给予支持。瑞士出现疫情后,我们及时向瑞士分享诊疗经验,积极协助在中国采购防护物资和医疗设备,协调中国有关方面向瑞捐赠物资。我希望,中瑞在疫苗和药物研发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

  问:中国将如何应对第二波疫情?

  答:中国已建立起常态化的疫情防控机制,民众一直非常自律。针对新出现的聚集性感染疫情,有关方面迅速、科学、精准、有效地遏制了扩散。另外,中国在疫苗研发等方面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有的候选疫苗已进入临床三期试验阶段。

  问:您觉得瑞士民众的自律性如何?对瑞士要求乘坐公交车和电车必须佩戴口罩的规定您怎么看?

  答:瑞士民众总体非常自律。遗憾的是,近期新增病例又有反弹。根据我们的经验,在一些场合要求戴口罩是合理的。

  问:中国从这次应对疫情危机中取得了哪些经验?

  答:我们要进一步强化科学研究,以便在未来能够更快更准地甄别原因不明传染病的病原,更科学有效地组织防控。同时,要进一步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和医疗卫生体系等,加强国际合作。

  问:数十年来中国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发展,一旦增长停滞,民众会出现不满情绪甚至抗议吗?

  答:当经济情况不好时,在瑞士同样会产生不满情绪。对受影响较大的行业,中国政府会采取针对性的扶持措施。要强调的是,中国人民对政府高度信任,尤其在面对困难和挑战的时候。

  问:中国游客什么时候会再来瑞士旅游?

  答:疫情过后吧!中国人谨慎,始终把安全作为优先考虑因素。相信疫情过后人们旅游的兴趣依然浓厚,瑞士肯定是首选目的地之一。

  问:中美关系很长时间来都没有如此糟糕了,有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吗?

  答:中国始终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推动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发展。中国始终致力于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问:特朗普的出现给了中国与欧洲结盟的机会。为什么中国却时不时惹恼西方国家,比如在维族人、香港、监控系统等问题上?

  答:不同国家和民族间的相互理解需要多久,从欧洲历史中不难得知。在我看来,中欧间的相互理解仍处于起步阶段,西方人理解中国的意愿不强,也缺乏有关中国的客观信息,特别是对一些深层次的背景关系缺少基本认知。

  问:另一个热点话题是香港,为什么中国政府担心公民拥有更多参与决策的权利?

  答:你应知道英国对香港的百年殖民统治是当下香港状况的历史原因。今天,在香港和平、理性地表达民主诉求是得到充分保障的,但必须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进行,要以不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为前提。

  问:但民主权利恰恰没有得到保障:新出台的香港国安法大大限制了反对派的权利,还规定了严厉的刑罚措施。

  答:《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出台前的局势表明,建立健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不仅必要、而且紧迫。制定香港国安法,符合公众对安全和廉正的期盼。

  问:为什么中国不给香港更大的自治权?

  答:中国一直重视维护香港高度自治。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香港进入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时代。原来的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以及主要法律规定都得到了保留。从那时起,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权。

  问:如果游行继续下去,中国政府会出兵香港吗?

  答:我相信香港特区政府有能力掌控局势。在此,也想强调,如果出现特区政府不能管控的情况,中国政府决不会坐视不管。

  问:中国安装了数以百万计的摄像头进行人脸识别,为什么中国政府要监控民众?

  答:中国政府没有无缘无故地监控公民,在有些重要场所安装摄像头及对网上特定的关键词进行监测,目的是为了保证国家和公民安全,防范恐怖活动。

  问:中国没有隐私保护吗?

  答: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保护公民个人隐私,出台了一系列保护个人信息的法律法规。但中国公民并不反对出于保护社会整体安全使用个人数据。中国人和西方人对个人信息保护的观念有所不同。中国人明白,保证了大家安全,最终个人安全才能得到更好保障。

  问:一名瑞士人在上海机场乘机返回时被提溜出来罚款,因为他之前闯红灯时被摄像头拍了下来。您不觉得这有些过了吗?

  答:身在国外,就应当认真了解并遵守相关国家的法律法规。到瑞士的中国人也应该这样做。

  问:您觉得中国的国家制度是好的政治制度吗?

  答:中国取得巨大发展成就、7.5亿多中国人摆脱贫困的一个根本原因是我们建立了适合本国国情的国家制度。中国人民对现行国家制度是十分满意的。在中华民族5000多年的历史中,尤其是在20世纪上半叶,我们的先辈们曾尝试过多种不同制度,但其它选项最终都没有取得成功。瑞士1848年确立了自己的国家制度,相对而言,我们付出了更艰辛的努力才找到正确的道路。

***

  瑞士《洞见》报是瑞士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拥有42.6万读者,网站用户99.5万。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